山西朔州:王玉海实名举报相东升、王奇邦、李汉兵

(一)

2019年12月19日,责任人王玉海进行免责说明:对这封实名举报信内容,请广大媒体、自媒体一字不差地刊登、发布、转发,我王玉海本人对这封实名举报信全部内容承担全部责任。

朔州市委、朔州市纪委、朔州市政法委:

实名举报人:

王玉海,男,身份证号:140621196312224912,工作单位:山西省朔州市山阴县华宇馨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华宇馨)、山西江海万里农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海万里)。因工作单位现已被相东升强行霸占,当前王玉海只好靠打零工谋求生存。

被举报人:

1、相东升,性别:男,身份证号:140621196004012511

工作单位:山西省朔州市山阴县天力红木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

2、姓名:王奇邦,朔州市建行副行长

3、姓名:李汉兵,原山阴县建行行长

实名举报内容:

相东升骗取王玉海信任达到霸占王玉海牛场的目的。

王玉海与相东升之前并不认识。2015年10月的某天,相东升通过山阴县畜牧局局长赵生富电话约王玉海到其开发的山阴县“中央城”售楼部见面,以打听相关事情为名结识了王玉海。自此之后,相东升通过以现金和实物主动帮助王玉海偿还外债的方式,逐步骗取了王玉海的信任。其后,相东升以双方利用江海万里园区合作养殖肉牛之名,与山阴县和朔州市建行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里勾外联,套取建行贷款650万元挪作他用;并以反担保之名,从2016年3月霸占王玉海江海万里和华宇馨两个园区至今。

山阴县法院不愿审理相东升霸占王玉海牛场一案。

2018年5月,相东升为将其以反担保之名霸占的两个园区由非法霸占转为合法占有,枉顾贷款由其使用的事实,恶人先告状,将王玉海诉至山阴县人民法院,要求王玉海偿还贷款。山阴县法院在基本掌握事实后不愿审理此案,推至朔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被中院于2019年3月29日驳回。

“经济纠纷”?背后是啥?

此前,就上述内容以及相东升更加严重问题的有关内容,王玉海先后向山阴县公安局、朔州市公安局、山西省公安厅等单位举报,要求相东升归还霸占的牛场,但山阴县、朔州市公安局均以“经济纠纷”为由,敷衍赛责,不予立案。

四、王玉海与相东升所谓的“经济纠纷”。

自2015年10月,相东升主动通过他人认识王玉海到2017年9月,在近两年的时间里,相东升以现金和实物(相东升自己所开发的住宅、顶账要回的白酒)共为王玉海处理外债 498万元。而相东升通过与王玉海所谓的“合作”,假行使反担保权之名,霸占使用王玉海两个账面价值2200多万元的园区44个月;占用王玉海江海万里园区、机械设备、饲料等,养殖320多头肉牛,其获利全部归其所有;以王玉海江海万里公司之名,勾结建行有关人员套取650万元贷款为其所用,且利息由王玉海承担;占有王玉海两个园区的政府补贴资金50多万元;占有王玉海的机械设备为其房地产开发所用;占用王玉海10000多方牛粪为其毁林造田的土地使用;王玉海在其处工作19个月,未支付过分文报酬;2016年4月15日,利用江海万里园区的土地手续注册山阴县永泰中强农牧专业合作社,套取国家专项农业补贴。

五、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包庇朔州市建行的有关人员。

2018年7月,王玉海向山西省建设银行举报朔州市建行副行长王奇邦和原山阴县建行行长李汉兵勾结相东升通过银行贷款合谋王玉海牛场的问题,但一直无人过问。2019年2月,王玉海多次去山西省建行当面反映。2019年6月中旬,山西省建行委派晋城建行纪检部门到山阴县进行调查。6月14日中午,建行纪检人员在朔州市东易大酒店违规接受朔州市建行有关当事人的宴请……至今未给王玉海结论。期间,王玉海多次询问,山西省建行均以各种理由推诿敷衍。

山西省建行纪检处失职、渎职、不作为、乱作为、假作为。

朔州市建行副行长王奇邦勾结山阴县黑社会相东升通过建行贷款650万元并霸占王玉海价值2200多万的牛场。2018年,王玉海多次向山西省建行和95533举报反应此事。直到2019年6月,山西省建行派晋城分行的纪检处人员才派员下来调查落实此事。王玉海给晋城纪检处人员提供了详细的书面材料和贷款使用的语音通话录音等。但是晋城建行纪检处人员不是秉公办事,而是在2019年6月14日中午违规接受王奇邦在朔州市东易大酒店的宴请。

七、谁是“乱作为、假作为”主要责任人?

事情简单明了,证据齐全,已经过去半年时间了,但是山西省建行就是不给出调查报告。被逼无奈,王玉海只好向中央纪委网站举报。2019年10月22日,朔州建行人员冒充是省行工作人员,宣称是省行派他们下来调查东易大酒店的宴请之事,王玉海要求调查人员出示工作证和省行的派出单,朔州建行人员说“忘带啦”。这算不算典型的乱作为、假作为?

八、公安:“经济纠纷,不予调查!”纪委:“不要再举报了!”

2016年4月15日,相东升利用王玉海的山西江海万里园区的土地手续注册山阴县永泰中强农牧专业合作社,通过畜牧局套取国家专项农业补贴。王玉海向当地纪委举报无数次,但是至今没有任何回音。

就上述事实,朔州市公安局竟然宣称“此案件是经济纠纷,不予调查”;朔州市纪检处竟然打电话要挟王玉海“不要再举报了!”

九、实名举报人王玉海诉求

王玉海强烈要求朔州市委、市纪委、市政法委关注我的举报内容并推动解决我的维权问题。

此致

敬礼

实名举报人、维权人:王玉海

2019年1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