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京举办案例分析会、切实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

近日,在北京强强国际酒店15层,特约有关法律专家、著名律师及有关媒体记者,就“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王吉友民间贷款案”进行了分析、论证;普遍认为:“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王吉友民间贷款”深陷圈套”、并且符合“套路贷”特征,希望密山市法院查明案件背后真相,自查自纠,切实维护受害人王吉友及案外人孙喜秋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同时希望七台河市公安部门接受受害人的报案请求,立即深入调查,抓紧立案;严厉打击“套路贷”犯罪行为!

【案例概况】

案外人:孙喜秋,女,1975年7月29日出生,身份证号,230304197507295044,现住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区桃南街。

借款人:王吉友(孙喜秋前夫),男,1971年2月1日出生,身份证号23102519710201153X,现住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区。

出借人:张忠,男,七台河百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法人、总经理

债权受让人:陶庆海,男,1962年4月5日出生,身份证号230903196204050017,系黑龙江省鹤大高速公路兴农收费站站长。现住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区桃北街。

事实经过:(王吉友和孙喜秋承诺:提供以下情况属实,如有虚假、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和后果)

(一). 借款事实:王吉友坚称,其于2013年4月14日向七台河市百纳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张忠借款80万元。期限两个月。王吉友证实,这笔80万元的借款是自己经营需要,并非是孙喜秋借款。合同约定,产生争议后“双方协商解决,解决不成,同意提交七台河市桃山区人民法院(选择性条款不得违反地域管辖和级别管辖,可选择原告、被告、标的物、合同签署地、合同履行地)。”

法人代表张忠并没有要求王吉友提供用于抵押的孙喜秋的商品用房《房屋所有权证》,当时,即便要求提供,也拿不出来,因为,当时孙喜秋名下的商品用房因为向金融机构贷款抵押给银行了,《房屋所有权证》存放到了房产管理部门。此时,王吉友与孙喜秋是夫妻关系,两人协议约定了财产关系,孙喜秋名下的商品用房并非夫妻共同财产,属于孙喜秋所有。按照张忠的要求,孙喜秋、王吉友在借款人位置签名,孙喜秋被列为借款第一人。不知何故,张忠并没有要求孙喜秋、王吉友提供《房屋所有权证》。签名后,孙喜秋忙于生意,匆匆离去,张忠与王吉友办理转账事宜。作为出借人的张忠,和后来的债权受让人、国家公务员陶庆海,对此都是心知肚明的。

房产管理部门留存的档案材料证实,孙喜秋于2011年12月20日在当地信用社贷款,房产证用于抵押;2015年1月还上了贷款,之后的2015年3月26日又贷款,依然用房产证做的抵押,一直到现在。

在房产管理部门孙喜秋看到,自己的《房屋所有权证》上面根本没有任何人书写的笔迹,张忠持有的假房产证上面有“涂画”的签名和内容。房产管理部门工作人员告诉孙喜秋,在这里用作贷款抵押的《房屋所有权证》根本不可能“流”出去,否则,相关法律责任谁也承担不起。

(二),深陷借款陷阱:王吉友还证实,2013年4月14日的借款80万元,加上此前借张忠的53.5万元,自己共欠张忠133.5万元。让王吉友始料未及的是,两年后,133.5万元变戏法一样,本息变成了300万元整。

2015年7月初,张忠找黑社会候小子等人强行将王吉友带走拘禁起来索债,王吉友借张忠打电话之机脱逃魔掌。7月25日张忠等人再次暴力索债,王吉友用密山市铁西农民公寓221平方米商服抵顶张忠债务150万元,张忠出具收条:“今收到王吉友壹佰伍拾万元房款。(221平方米)商服(8号楼)”

2015年10月18日张忠等人再次暴力逼债,将王吉友拘禁在太平洋洗浴二楼房间,先是张忠和李宝林出面与王吉友谈债权转让问题,王吉友不同意。后来张忠又和陶庆海共同施压,不同意不让走,迫使王吉友将张忠的债权转让给陶庆海一百五十万元。

2016年7月14日,陶庆海谎称纪发的能在密山给一套房顶一百五十万元的帐,让王吉友打个欠据。王吉友给陶庆海书写了一百五十万的欠据。该欠据没有载明欠款原因和债权人是谁。这份欠据下面又手写了一份落款时间为2017年4月6日的欠据,只载明了“人民币壹拾万元零肆仟元整”字样,依然没有载明欠款原因和债权人。陶庆海对王吉友说,他会拿着这两份欠据向张忠索要欠款,与王吉友不再有关。

(三),深陷套路贷圈套:直到收到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开庭传票,王吉友才知道,同为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人的黑龙江省鹤大高速兴农收费站站长陶庆海将自己起诉到了没有管辖权的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将自己所谓的欠陶庆海150万元的款项“变”成209.8万元。更让王吉友始料未及的是,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将其前妻孙喜秋的商用房给查封了,并打算公开拍卖。

王吉友介绍说,直到收到法院传票,自己才知道原告陶庆海将自己的住所地给“迁移”到了“密山市铁西村农民公寓住宅楼1单元101室”。王吉友称,该处所谓的住所到底在谁名下,自己并不清楚,更不要说曾在这里住过了。王吉友介绍,这个农民公寓商用房、住宅楼至今都尚未完工,根本不具备居住条件,原告陶庆海造假痕迹也太明显了。庭审过程中,尽管自己多次声明这个住所不知道是谁家的房子,但,密山市人民法院的审判员赵军却置若罔闻,依然主持了所谓审理、调解。法院审理过程中,国家公务员陶庆海当庭出示了上面留有张忠字迹和孙喜秋商品用房的《房屋所有权证》。孙喜秋一口咬定:你这是假证,我的《房屋所有权证》在房产管理部门呢,你这个证件从哪里弄来的?陶庆海和主审法官面面相觑,无言以答,但,照样审理、裁定、判决。

2017年11月6日,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17)黑0382民初2449号《民事调解书》,载明:“被告王吉友分别于2016年7月14日、2017年4月6日在陶庆海处共借款160.4万元,双方约定利息为2分,并出具借条两张。《民事调解书》称:“本案审理过程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被告王吉友偿还原告陶庆海借款本金160.4万元及利息49.4万元,共计209.8万元。”审判员为赵军。

  这份《民间调解书》中清楚载明了审判员赵军调解的这起所谓的民间借贷纠纷证据为两张“借条”,王吉友提供的这两份所谓“借条”实为“欠据”,王吉友坚称,自己并没有从陶庆海处借过一分一文。

 该份《民事调解书》并没有涉及到张忠和陶庆海之间的债权转让,更没有涉及到孙喜秋的商用房抵押。

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两个月后,密山市人民法院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强制执行,并连续两次将王吉友司法拘留一个月。

2018年1月12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向王吉友发出(2018)黑0382执121号《执行通知书》:“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2017)黑0382民初2449号民事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因你(单位)未履行给付义务,本院于2018年1月10日依法立案执行。”“责令你(单位)立即履行下列义务:1、向申请执行人给付209万8000元,受理费11792元。2、负担申请执行费23498元。”联系人:吕国祥

 同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向王吉友发出(2018)黑0382执121号《报告财产令》,执行员为吕国祥

 2018年2月1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382执121号之一《执行裁定书》裁定:“查封被执行人王吉友自有的丰田牌(车牌号为:黑KD7666)轿车车籍手续,查封期限为三年。”审判员为吕国祥

 同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黑0382执121号《执行裁定书》,该裁定书载明申请执行人为陶庆海,被执行人为王吉友,却裁定“查封被执行人王吉友妻子孙喜秋所有的位于七台河市桃山区桃南街朝阳小区四组D栋1-707819-010-000105(七房权证桃字第2011036316,302.58平方米)的房屋,查封期限为三年。”审判员为吕国祥

2018年6月5日,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五六个人闯进了其在七台河的办公室,将其带到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之后,法官直接问他打算怎么还款,王吉友称,暂时没钱,该院法官直接就给开出了《拘留决定书》,决定对其拘留15天,将其送进拘留所。

 拘留期满,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来了两个法官,做了笔录之后,该院执行局一个姓范的法官又给了他一纸《拘留决定书》,以其不履行法院判决为由,再次决定对其拘留15日。

(四),提起执行异议诉讼:孙喜秋向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诉讼,2018年6月27日,该院作出(2018)黑0382执异44号之一《执行裁定书》裁定,“驳回案外人孙喜秋的执行异议。”审判长:魏明珠,审判员:杨运华,王德权。接下来,孙喜秋向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该院于2018年7月9日立案后,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2018年12月20日,该院作出(2018)黑0382民初202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原告孙喜秋的诉讼请求。”

【受害人:孙喜秋,王吉友,强烈呼声】

(一)提出合理诉求:原本金118万元,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通过转贷成358万元。孙喜秋,王吉友一直认为张忠、陶庆海采用非法手段,虚假诉讼是套路贷犯罪行为,应该受到严厉打击,密山人民法院应该调查事实真相,撤销错误判决!请求监察委领导查明真相还我们公道!黑社会”套路贷“,高息逼债,令人窒息;虚假诉讼、导致控告人家破财空,妻离子散。在走投无路的绝境中,请求上级明察公断,扫黑除恶,启动重审程序,查清案件事实,准确适用法律。

(二)提出质疑:所谓的民间借贷纠纷发生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区,所涉各人,皆与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没有丝毫关系。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得到了谁的授权,跨市区作业审理发生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桃山区的民事纠纷权限的?明显高出法律许可的借款利息,明显违法的借款合同基础之上的所谓债权转让,是不是合法有效?对于无效的借款合同、债权转让,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为什么受理并且执行呢?他们为了保护黑龙江省鹤大高速兴农收费站站长陶庆海的“合法权益”吗?

(三)查封质疑: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张忠将债权转移给国家公务员陶庆海后,也将孙喜秋房产的抵押权转让给了陶庆海,那么,黑龙江省密山市人民法院为什么要查封案外人孙喜秋的房产呢?

(四)寻求帮助:本人从2018年天天奔波于密山法院,密山检查院民行科,鸡西法院纪检监察部门。鸡西扫黑办,鸡西检查院。七台河市公安局扫黑办,七台河市戍企分局扫黑办,省公安厅,省信访局,省交通局。鹤大高速公路管理局纪检监察部门反映情况,送材料。都是泥牛入海没有任何回复。在此,我不知道我的合法诉求应该向哪个部门提出?

【案例分析、论证】

通过以上案情汇报,与会人员非常同情孙喜秋、王吉友深受的遭遇和折磨;愿意为孙喜秋、王吉友提供法律援助,做些能所力及的工作。同时指出:针对“套路贷”犯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于2018年1月出台的《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18〕1号,以下简称《指导意见》)

在《指导意见》第20条规定的基础上明确了套路贷概念。

“套路贷”的概念,其概念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行为目的非法性,即犯罪分子是以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为目的实施“套路贷”。明确非法占有目的,既是为了从主观方面将“套路贷”与民间借贷区分开来,也是为了在具体犯罪中区分此罪与彼罪。

二是债权债务虚假性,即犯罪分子假借民间借贷之名,通过使用“套路”,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进而通过虚增借贷金额、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对于犯罪分子来说,“借贷”是假,侵犯被害人的财产权利是真,“借贷”仅是一个虚假表象。

三是“讨债”手段多样性,即在被害人未按照要求交付财物时,“套路贷”犯罪分子会借助诉讼、仲裁、公证或者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向被害人强行“讨债”,以此实现对被告人财物的非法占有。其中,“套路贷”犯罪分子借助公证,既有可能是为之后以虚假事实提起诉讼或者仲裁准备证据,也有可能是利用民事诉讼法中公证债权文书执行的相关规定,直接申请强制执行案涉“公证债权文书”,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

“套路贷”的性质属性:

“套路贷”在本质上属于违法犯罪行为,借款本金和利息不受法律保护。高利贷体现了双方意思自治,借款行为本身及一定幅度内的利息是受法律保护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即高利贷本金及法定利息受法律保护,超过法定的高额利息部分不受法律保护。

“套路贷”社会影响:

“套路贷”犯罪的发展蔓延,不仅直接侵害被害人的合法财产权益,而且其中掺杂的暴力、威胁、虚假诉讼等索款手段又容易诱发其他犯罪,甚至造成被害人卖车、卖房抵债等严重后果,严重侵害了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 。

打击“套路贷”首先应当认清“套路贷”的特点:

  从公安、司法机关公布的典型“套路贷”案例来看,“套路贷”案件往往存在以下特点:一是存在收取“砍头息”的情况;二是存在收债时动用黑社会或者“软暴力”的情况;三是存在通过反复借贷以新还旧的情况;“套路贷”作为一种新型犯罪,往往披着民间借贷的外衣,非法侵占借款人及其近亲属财物,骗取法院出具判决书或调解书,损害人民群众合法权益,危害社会安全稳定。

   最后,希望黑龙江省纪检监察部门以及七台河市、鸡西市相关领导、相关部门能够主动介入,了解情况,调查案件真相;严厉打击“套路贷”犯罪行为,捍卫法律的尊严、切实维护当事人孙喜秋、王吉友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让老百姓切实在个案中体会到法律的公平与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