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沂水造纸厂发生安全事故致工人伤残

镇工作人员出面协调称去一只胳膊才40万

山东省沂水县鑫源造纸厂于2019年1月29日夜发生一起安全事故,造成工人王某国重伤,事故发生后厂里员工将王某国送往医院,手术后企业在付住院费及生活费上便开始断断续续,对伤者更是百般刁难,而且在伤者的伤口没有痊愈的情况下就催促出院,并在办理出院手续时以家属名义签字,出院不久因伤口感染伤者再次住进医院,此次事故因手术时神经系统没有接好,导致王某国右手三个手指完全丧失功能,,可在协调赔偿时沂水县龙家圈镇政府工作人员处处给伤者家属施加压力,并有恐吓之意。

该企业因何如此嚣张,而且还能叫政府工作人员言听计从?2020年1月12日记者曾到沂水县龙家圈镇了解情况,当地群众对记者讲:“该造纸厂老板牛某之所以如此狂妄,就是因其父亲曾是龙家圈镇的主要领导,在沂水县和龙家圈镇有一定的关系网,各职能部门对其都有所关照,所以在当地可谓是为所欲为,就在造纸厂初建时要占用这几百亩地,有群众不同意,他就组织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及流氓地痞对反对群众进行殴打恐吓,最终强行霸占了这些土地,因都被其买通,在征用这些土地时没有任何部门出面制止,也正是有这些人的保护所以他根本没把我们这些普通群众和他们厂里的工人放在眼里。”

王某国出院前和王某民通话录音

王某民:你找张中杰打电话叫他过去签字出院。

王某国:那要是出院感染了怎么办?

王某民:感染了再回去继续治疗。

王某国:那感染了再回医院不就那了吗?

王某民:怎么会感染?你干什么会感染?你就是光疗伤又不叫你干活,什么也不叫你干怎么会感染?又不是夏天,夏天有蚊蝇可以感染,冬天怎么会感染?

王某国:伤口还没长好

王某民:你没长好让他继续长,你说怎么办?

王某国:医院不同意出院。

王某民:你不愿意出院那医院给你养好了,你不愿意出院冬天哪里不冷呀,那个地方我和牛总商量了,牛总办公室有空调,有暖气,他那里暖和,你不行你来厂里住他那里,有床有沙发,哪有这么好条件呀,你给张中杰打电话去签字看看什么情况?一个礼拜伤口就全部愈合了,你给张中杰打电话出院叫他签字,你要是不想出院再说,先办好出院手续,不想出院再说。

另据王某国的家属讲:“这次事故发生后,他们多次联系造纸厂负责人王某民,王某民开始是对家属谩骂,而后干脆将手机号拉黑,无奈他们到沂水县劳动局等多个部门反映可根本没人理睬,到当地律师事务所咨询,律师也表示这个企业的事他们无法参与。”

伤者王某国与王某民第一次出院通话录音

王某国:一天十五块钱叫我吃什么?饭堂里的饭你叫我吃什么?

王某民:一天十五块钱生活还吃不了吗?你想吃什么?一天十五块钱还不够你用呀,一顿五块钱原来在车间那工人一顿才多少钱呀,你不是工人出身呀,一天十五块钱不够你用呀,你不够找牛总看怎么给你安排。

记者采访报道后,一个自称龙家圈镇政府的秦姓女工作人员多次联系王某国的家属,表示要出面协调此事,并要求家属到沂水县协商。可到了沂水县他们却没有一点诚意,而是处处给伤者家属施压,据王某国家属讲:“2020年3月21日这个自称龙家圈镇的秦姓女工作人员再次联系我们,要求我们到沂水县协商赔偿的事。当我们到沂水县后,该秦姓工作人员和龙家圈镇司法所张所长出面协调。可在协调过程中此二人始终偏向于企业,他们一直要求伤者马上出院去做伤残鉴定,那个女工作人员还多次提到这时做伤残鉴定会对你们有好处,而当我们要求见企业方时,这个秦姓女子和司法所长则表示他们就代表企业的。在协商无果情况下我们返回,在途中又接到秦姓女子的电话,她扬言去掉一只胳膊才四十万,你孩子那最多20万元。”

据了解,王某国才刚刚30岁,他有义务赡养老人,抚养孩子,他这样几乎丧失了劳动能力,该怎么去承担这些义务?健康时出外打工每年可以赚八九万,还能维持,可这伤残了他以后该怎么生存?

2020年3月21日13:42分

秦姓女子与王某国家属部分通话录音

秦:王利民给你打电话说给你50万?

王某国家属:他跟我儿子说的,牛老板头一天给我讲暂时先给20万

秦:我刚问他了,他说没讲,刚才我给他打了个电话,当时你说是给50万,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去一个胳膊才40万,你这种伤残鉴定顶多20万

龙家圈镇镇这两个工作人员一直要求伤者去做伤残鉴定,那么现在是否可以做鉴定呢?为此,记者咨询了律师,律师对记者讲:“做伤残鉴定一般要在伤者出院后三到六个月。”那么为什么这个秦姓女子和司法所长要急切叫伤者马上出院去做伤残鉴定?那个秦姓女子不懂上可理解,可司法所长也不懂吗?他们急切要求伤者出院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那个秦姓女子称去掉一只胳膊四十万听起来有点血腥,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去掉一只胳膊才四十万的,龙家圈镇这两个工作人员的整个协调过程叫人匪夷所思。也可能就是因为这些人做保护伞,该企业老板才如此猖狂。对此我们将继续关注